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AM】人偶

我在试图雕刻出他的模样。
  其实他的模样,我已经在心里描摹过无数次,轻而易举的我就可以描绘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手上创造出来的人偶们,总是和他不甚相似。也许是那个人身上蕴含的光辉吧,被魔法赐予生命的偶人们自然比不上那样高尚的灵魂。
  我创造了很多个这样的人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为了缅怀,或许只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是那么的寂寞,我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疲。我将我对他那些近乎枯竭的回忆注入他们的身体,赐予他们生命。当他们相似而又不尽相同的眼神注视着我,我突然有了一些自虐一般的快感。
  所谓人性真是可笑至极。
——————
  我是诸多被父亲所创造的人偶之一。
  人偶的生命周期十分地短暂,当魔力枯竭,我们就会重新变回一具空壳。很奇怪,当和我一起睁开双眼的人偶们失去灵魂的时候,我依旧活着。父亲默许了我的存在,通常他都是沉默而寡言的,我也只是默默地在一旁陪伴他。
  父亲看向我的眼神总是很复杂,而我总是在暗处窥探着他。不老不死的他没有维持他在“我”的记忆中那副年轻的模样,垂垂老矣的他,固执而又古怪。我几乎可以想到我记忆中的那个他看见他这幅模样会作何反应,可是我不是他,我只是一个连替代品都算不上的人偶,仅此而已。
———————
  我的肉体沉寂在这片湖畔,而我的灵魂是清醒的,却又被囚禁在了这里。
  龙息剑的伤是致命的,我以为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死去了。当然再一次拥有意识的时候,我就进入了这个牢笼,这个名为阿瓦隆的牢笼。在最开始的那些日子里,Merlin经常会来看我,单薄的他蜷缩在小船上,在湖心一个人絮絮叨叨。
  瞧他那个样子。
  嘿,别哭啊,傻瓜,像个小姑娘似的。
  再后来的那些日子里,他来的少了些,我看着他慢慢的变得苍老,那副样子其实我以前就见过。
  真是个固执的小老头。
他来得少了,我不免有点寂寞,虽然我有点开心。我想他终于不用活在我的阴霾里了,我想他终于可以过得轻松一点了。
  可是说真的,我真的很久没有见到他笑的模样了。
——————
  我在一个清晨跑了出来,父亲外出的间隙,让我找到了这样的机会。
  我能感受到,我的魔力正在一点点的枯竭。我想要去那个地方看看,永恒之王沉睡的地方。那个地方对我总是有一种莫名吸引力,仿佛有什么东西指引着我。
  当我穿过森林和迷雾,走进那边湖畔的时候,我的魔力已经趋近衰竭了。耳边有谁在细碎的呢喃,指引着我迈进那片圣域。
  冰凉的湖水浸透了我的身体,我本来就是没有生命的存在,湖水没过了我的脖颈,意识在这个时候消磨殆尽。
  或许我来到这里,也是所谓的命运。
——————
  当那张同我一样的面孔出现的时候,我几乎是惶恐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和我一样的双生子,他一定会不由自主的靠近他吧。嫉妒,突然的嫉妒蔓延在我的心里,当那具身体沉入水中的时候,我是如此的兴奋。
  让我兴奋的事远不止这样,我的灵魂不由自主的包裹住了这具身体,在魔力的牵引下我进入他。
  我自由了,终于,我重见天日。
  我如同雏儿一般的环视这个世界,迈开步子,我想要回到他的身边。
  “Merlin。”
  他疑惑的转过了头,却没有仔细的看着我。
  “我不记得我允许你这样叫我。”
  他仍然在雕刻,雕刻着我。果然,你不会忘记我。
  “Merlin,是我,我是Arthur。”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