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梦里不知身是客①

  多少年没动过笔了…

拖延症晚期…

我要是能写完这大概会是我第一次写完的文XDDD

————————————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当阳光透过窗棂,溢满整个地下王国,温暖的光线伴随着侍卫们整齐划一的步伐,西尔凡精灵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如同往常一样,Legolas一身墨绿色的劲装,背负箭囊,闲庭信步的在森林里执行着自己的任务,雾气还未消散,暖黄色的光线穿透过浓厚的雾气,衬得密林中明明灭灭。

   “谁说不是呢?我的殿下。”Tauriel脸上露出如同盛放的雏菊一般的笑容,想开双臂,感受着温暖而明亮阳光。

    走过整个密林,总是有一些烦人的生物,轻松的解决完一切,Legolas就回到了属于Thranduil的豪华宫殿。

    “I'm back,my lord.”不经意的打了声招呼,Legolas将自己的箭囊交给一旁的侍从,慢慢抬头。阳光笼罩着正在处理公务的Thranduil,指尖的白宝石闪烁着温润的光芒,双眼如同水晶一般无暇,脸颊上柔和的金辉衬得人宛若神邸。蓦然,Thranduil微微蹙起了眉头,打破了这宁静而美丽的画面。Legolas猛然回过神来,脸颊有些发红,有些窘迫的低下了头。

    空气中只剩下两人平稳的呼吸声,似乎是太过沉静,密林之王开了口“你在那里做柱子么?Legolas.”低沉而醇厚的声线如同甜腻的毒药一般让人无法抗拒,Legolas还有些楞,讪讪的开口“并不是,我亲爱的父亲。”阳光愈发灿烂,透过树叶落到地面,光影迷离。Thranduil觉得有些好笑,面上仍然是波澜不惊“那么你告诉我,你没事站在那里是做什么呢?靶子?”听着父亲这样的话语,Legolas有些烦躁,语气中的玩笑意味,在年轻气盛的他听来,无异于嘲讽,心中的升腾着一种莫名的情绪“我亲爱的父亲,身为您的儿子,除您以外的人都无法命令我,那么我在这里又有什么问题呢?”

    “当然没有问题,我的儿子。”Thranduil又恢复了同往常一样倨傲的神情,冰冷的双眸中似没有感情一般。“This is your freedom.”Legolas的神情有些狼狈,却倔强的昂起下巴“Yes,it's mine.”父子两无意间的争锋相对,让原本柔和的空气有些凝滞,Thranduil如同雕塑一般俊美如铸的脸上毫无表情,Legolas有些沉不住气。“如果没有事情,那么我就离开了,My lord.”Thranduil并没有开口,而是转身不再看向Legolas。Legolas的心中莫名涌起一种酸楚,撕扯着一颗年轻而迷茫的心。他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TBC—

……入了古风多少年,第一次写这种,将就着看吧…

英文要是有文法错误欢迎指出。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