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梦里不知身是客②

接上,这部分基本属于叶子的视觉

打算再写一部分瑟爹的视觉

最后两条线交汇

炖肉啥的,应该会有吧

————————————

   Legolas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绪,一颗心莫名的浮沉,让他烦闷不安,在以后的日子里,他越来越不由自主的躲避着Thranduil的目光,每当那种带着莫名审视意味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他总是有一种丢盔卸甲的狼狈感。

    Tauriel注视着一切,不懂得表达自己情感的王和纠结的王子,让她感到无奈,某种意义而言,他们真的是父子。Tauriel这样想着,同出一辙的别扭,同出一辙的骄傲。

  “你似乎很心不在焉,殿下。”

  “Ah…有这么明显?”Legolas有些无奈的做了个鬼脸,故作轻松的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回避着这个在他看来有些棘手近乎敏感的问题。Tauriel并没有再说什么,眼中闪烁着某种奇异的光芒,看起来就像一只狡黠的狐狸
 
   当夜幕再度降临,皎洁的月光为密林镀上一层银霜,满天星辰闪烁,在这样美丽的夜晚,精灵们又开始了热闹的晚宴。然而就在这样热闹的夜晚,Legolas却一个人走到了密林外的山上,他躺在那里,感受着冰冷而明亮月光,皎洁的白色中夹杂着几丝银色的光芒。那是星光,西尔凡精灵崇尚的光。Legolas蓦然想起了Thranduil指尖的白宝石,一样的光彩夺目。
  
   “真正的星光就像是记忆,美丽而不可触及”

    没由来的,Legolas想起了Tauriel曾经说过的这句话,他慢慢闭上了双眼,在这冰冷的光线的沐浴下,露出了一丝微笑。夜风拂过脸颊,夹杂着点点酒香,Legolas似乎听到了远处的觥筹交错,思绪逐渐飘远,迷人的酒香将他带到了从前,第一次偷偷喝了酒,晕头转向的在父亲的怀中,那时他眸中的宠溺与无奈。第一次学习箭法,不慎被弓弦割伤,父亲面目阴沉担心的表情…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被时间封存,再看不到父亲对自己过多的表情,或是过多的情感。

    “你是王子,拥有皇族的责任。”

     仍旧是熟悉的那个低沉的嗓音,Legolas猛然睁开了眼,眼中满溢着连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悲伤。
    他想起那个王座上不可一世,俯视众生的他,头颅高昂从不低头的他,Legolas的心,就这样纠做一团。
   
    夜风不再温柔,风过带来了萧瑟的滋味,就如同这颗无所慰藉的心,只剩冰冷。

—TBC—

————

我觉得我挺震惊于我继续写下去了…还是隔天,拖延症晚期哭死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