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无声黑白 02

※平行世界设定
※ooc
※脑洞大
————
尘封已久的暗室大门被打开,古朴而又腐败的气息扑面而来,水流潺潺,流水顺着既定的渠道流进流出,周而复始。古老的祭坛位于暗室的最中央,仿佛被藤蔓托举着一般,巨大的藤蔓从下而上的覆盖住圆台。Thranduil怀抱着他的爱子,步履并不轻松的走上了祭坛。

双圣树的纹路展现与眼前,满树繁花。祭坛整整一圈都镌刻着古老的昆雅语,随着双圣树的纹路一分为二,Thranduil小心翼翼的将Legolas放在祭坛的一边,自己则走向了另一头,曳地的长袍带着无尽的落寞,王者高傲的抬着头颅,没有什么能够将他击败。

Elrond一身褐色长袍,表情少有的凝重,同样艰难的步入祭坛,站在最中央的他,将会是这场献祭的主持者与见证者。

“Thranduil,你真的不再考虑了么?”

“早已没有转圜的余地了不是么?”

咒文宛若乐章,吟诵的声音在暗室中萦绕,祭坛四周的符文开始发亮,水流随着吟诵从沟渠中升起,在Thranduil与Legolas的身侧各自形成壁垒。祭坛上光芒愈甚,如丝如缕的金色光芒缠绕着Thranduil,生命力的流逝是那样的明显,他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而Legolas的一方,伤口开始逐渐愈合,胸口的起伏趋于平缓。Thranduil的脸色愈加苍白,生命力的丧失让感官也开始变得迟钝。双眼逐渐模糊,耳边吟诵咒文的声音也在减弱,王者不由得发出了叹息,意识随之泯灭。

“Legolas,我爱你。”

暖黄色的光晕笼罩着Legolas,金纸般的脸颊逐渐红润,缠绕期间的不祥黑气也消散不见。生命重新回归于他的身体。莹蓝的光芒从Thranduil的眉心奔涌而出,祭坛中央的阵法显露出暗紫色的光耀,属于Thranduil的灵魂在阵法之中被撕裂,莹蓝色的光芒终于淹没于宛若狂潮般的暗紫色光晕。

Elrond结束了吟诵,一切慢慢归于平静,流水回归于沟渠,暗室再度回归于沉寂。Legolas的呼吸趋于平静,而Thranduil的身躯也再无生气。点点莹绿浮现于他的身侧,肉体开始消散,灵魂湮灭,此间再无Thranduil

“等到Legolas醒来,他将不会再记得你,Thranduil,你又究竟为了什么呢?”

悠悠的叹息回响于暗室,然而命运的齿轮一旦开始轮转便无法转圜,Elrond将依旧昏迷的Legolas抱起,慢慢走出了暗室,黑暗又再度笼罩于暗室,只留下还未消散的点点莹绿。

——


我似乎遗忘了什么。

当我从长久的黑暗中醒来,意识随之归位,浑身的酸软和四周静谧的气氛提醒着我堪堪摆脱一场长眠。

记忆出现了偏差,长久的空白让我不知所措,格格不入,面对于这所有的一切,我显得这样的格格不入。

他们告诉我,我是密林的王,至高无上的统治者,是啊,我曾是密林的王子。那么,曾经的王呢?然而这千百年的记忆中,大片大片的空白。

我从何而来?

端坐于王座之上,我是孤高的王,我也会用高傲而不屑的神情面对我的臣民。可是,这样的表情不应该属于我,是谁?究竟是谁?

回荡于每个角落的,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触,无时无刻提醒着我我遗忘了很多东西。

是谁?是谁在耳边低吟?

如此苍凉,如此绝望。

“Legolas,我爱你…”

是谁?我究竟遗忘了谁?



—TBC— 停更了好几天_(:з)∠)_原谅我最近多事之秋整个人都不要不要的
做个小调查,大家是想看失忆的叶子去找失忆的爹呢还是想看恢复记忆的叶子去找失忆的爹呢?
求红心蓝手投喂(#/。\#)
总觉得最近文力不大够啊_(:з)∠)_

评论(9)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