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无声黑白 03



※平行世界

※ooc


------------

      Elrond再度拜访密林之时,已是深秋风起。庭院中皆是枯枝败叶,秋风带着萧瑟落雨,满目荒凉的模样。Legolas就端坐于庭院之中,眼神中黯淡无光。他的灵魂似乎不在这具躯壳之中,而是随着秋风游离于远方。Elrond忍不住微微叹息,即便是Legolas已经遗忘了过去,遗忘了一切,而Thranduil对他的影响依旧十分深远。愈近的脚步声让Legolas的回过神来,他站了起来,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如同Thranduil般的倨傲,向Elrond行了礼,Elrond以同样的礼节回应了这位年轻的君王。


“你看起来并不好,Legolas。”


“恕我冒昧,请领主大人过来,是有些事情想要与您商讨。”

   

     这样的疏离淡漠不近人情,几乎就是Thranduil的模样,无声的叹息再度在Elrond心中响彻,这样的情况令他感到心惊,年轻的王者最终还是发现了破绽,而睿智的领主并不知道,从君王苏醒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发现了破绽。


“我记忆中所缺失的部分似乎都关乎一个人,一个,在我生命之中占了大半的人。”


     年轻的君王看起来古井无波,而眼中则翻腾着惊涛骇浪。清冷的声线带着无言的胁迫之感,Elrond深深的感受到无奈,他只是托着下巴,眉头紧皱勾勒出一道道沟壑。

 

     Thranduil…我的老友,你真是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啊。


“Legolas,你十分的敏锐,你确实遗忘了某些东西,更准确的来说,是一道封印。”


“我所遗忘的部分十分的彻底,我甚至无法在文献中寻找他的踪影,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上古的封印当然有这样的效力。”无奈的摊手,领主只觉得自己的发际线说不定又要后退了。“这是第一纪元时所遗留下来的精灵魔法,自然有他的强大之处。”


     Legolas只觉得有些恍惚,原来这一切并不是错觉,他仿佛看到了梦中的影,如同水中之月,一触就会消失不见,那融入骨血的熟悉感,几乎将他击溃,只留下剥皮拆骨般的痛楚。


“我…恳请您,打破这个封印。”不想失去,不能失去。那无法忘却的的身影,游离于梦中,带着那苍凉而绝望却又无法望见。


      Elrond不可置否的挑起了眉头,他这样无言的望着Legolas,年轻的王者面容之上是显而易见的悲伤,显然,Thranduil低估了他在Legolas心中的地位。


      始料未及,我是否应当应允?


“这个封印一旦开始,就很难将其打破,并且,打破之后,你不一定就能找寻到你所想要找寻的答案。”深吸了一口气,Elrond感到了在Thranduil提出封印Legolas的记忆时的凝重。


       年轻的君王眼中仿佛燃起了火焰一般,蔚蓝如海的瞳孔中闪烁着无言的坚定。


“我必须,解开这道封印。”双拳紧握,宛若狂风骤雨在此刻降临,不断冲刷着心灵。


        Elrond阖上了眼,这如出一辙的倔强,只让他觉得头疼。


“我答允你的请求,那么,密林之王Legolas,请跟随我来。”


——


      同样的祭坛,却不是同样的人。

     

      暗室中的莹绿似乎还未消散殆尽,仿佛某种执念般的游荡着。



      Legolas伫立于祭坛的中央,脸上带着几分释然而又有着几分兴奋,似乎是小王子穿过时间的轨迹又再度走了回来。


      Elrond静默的走上了祭坛,流水潺潺,伴着风声呜咽,似乎又要有着事情发生。


“Legolas,准备好了么?”


      王者点了点头,脸色变得十分凝重,双圣树再次发出光芒,古老的昆雅语自Elrond的口中宛若歌唱一般的流泻而出。恍若白昼,圣洁的光芒萦绕在Legolas的身体四周,倏然将他吞没其中,吟诵之声戛然而止。

无数的碎片如同江河般奔腾涌入脑中,一个个断片走马灯似的在眼前游走而过。


      第一次任务受伤,父亲那溢于言表的心痛。


      第一把弓箭,自己的欣喜,父亲的欣慰。


      第一次争吵,两人无言的背对。


      画面最后定格,Thranduil的身躯消散成灰,眼泪就这样不经意的夺目而出。无尽的悲伤从此刻蔓延。


      为何如此苍凉,为何如此哀伤。


      因为我深爱你,我亲爱的绿叶,我的珍宝。


     “Ada——!”



—TBC—

旅游途中更文_(:з)∠)_

乱糟糟哒_(:з)∠)_

求红心蓝手投喂(*/ω\*)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