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育儿记 04

※还有人记得这个文么

※高三狗哭起来

——————————

   Legolas最近很是烦躁,然而天气并不炎热,一种从心底产生的燥热感,让他觉得整个鹿都不好了。青年的迅猛轻盈的攀爬上树,有些郁卒的坐在树梢上,不断的踢着双腿。晃动的树枝发出沙沙的声响,青年蔚蓝色的瞳孔中莫名的带上了几分水色,耳朵不停煽动着,一双修长而健美的鹿角上仿佛有些流光闪动,泛着浅棕色的光泽。树枝纠缠而成的冠冕端正的带在头顶,细嫩的柳树枝条垂落在肩头,与金色的发丝交相辉映,蒙络摇缀。这样的装点让青年看起来不可方物,然而青年本身则对于这样的行为持有一些疑惑的态度。天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找来了这些东西一股脑的装扮在了自己的身上,只不过对于自家Ada的反应嘛……


   青年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容,毕竟,从小到大,令Thranduil这样失态的事情太少,以至于表情太过于少见了。心头不由得生出了几丝喜悦,看来Ada对于这样的自己是十分认同的,不自觉的青年就红了脸,哦天哪,自己这样的心思是什么东西啊?!不知是害羞还是恼怒,青年摇晃着脑袋,脸上的红晕慢慢退却,轻轻挠了挠脸颊,青年也平静了下来,反正…一直以来都想方设法的讨着自家Ada开心,谁让自家这爹口是心非得厉害呢?想罢也就坦然了,青年从树上跳了下来,抖了落英缤纷一地,潇洒的起个身,就顺着水声潺潺走了过去。


    这厢小鹿才给自己做好心里建设,树精先生不淡定了,自家儿子这个反常了不是一点点啊,老精表示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好吗?!同志们要不要来测算一下心理阴影面积啊?!老精面无表情的在内心咆哮着,得益于过得太久,以至于可以随时随地保持高(mian)冷(tan)。对于Legolas这样不知时好时坏的转变呢,Thranduil先生表示,对此毫不知情。噢,维拉在上,大概只有您知道这个一天到晚只知道在泥里打滚的熊小鹿怎么就给自己打扮上了,Thranduil崩溃的扶住了额头,不得不说这样的转变是好的,起码符合了树精先生的审美,然而,这是在森林里吃错了东西食物中毒的节奏么?!任Thranduil想破了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老精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到处都不对了。


    Legolas是一只乖巧的小鹿,自从长大了也不是那么爱黏着从小到大都寸步不离的大树先生了,当爹的表示一开始是不习惯的,好不容易习惯了,这小子TM又贴上来了。贴也就罢了,这不是普通的贴啊!!!改头换面倾世倾城的贴啊!!!哦,维拉在上,那个泥孩子哪儿去了?!!蔚蓝的瞳孔之中似乎有着某种期盼,总是这样的贴在树精先生的左右,Thranduil摇了摇头,只觉得那种神色像是殷切的模样,无法说出的殷切,那究竟是什么,大概也就只有Legolas自己知道了。


     脑海中不断浮现着那双蔚蓝色的眼眸,从少年的圆润到青年的狭长,那双蔚蓝色的瞳孔中似乎总是带着无言的眷恋,从心口涌起了莫名烦躁,这让Thranduil不由得一愣,这是什么感觉,又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无奈的闭了闭眼,告诫自己不如清醒一些,大约只是错觉吧?Thranduil自己也不确定,谁知道呢?转身,树精先生只想给自己好好洗个澡冷静冷静。


     小溪的尽头是一泓清泉,天然形成的圆池四周生长着梨树,如今属于黑暗的力量衰退,这里的梨树也生出了新芽开出了花,一树梨花摇落,一池涟漪,淡淡的,而又如丝如缕的香气与湿润的水气纠缠不休,一股股湿润的暗香弥漫在这里,Legolas整个人都浸透在水中,只露出了脑袋,唇瓣上还沾染着水珠,金发在水中起起伏伏好像是水中的妖物。然而小鹿同学是很气闷的,又是这样的莫名其妙的燥热的感觉,冰冷的泉水似乎已经不能抑制这样的燥热,似乎有一把火在心中燃烧,猛的从水中起身,水花飞溅,Legolas只觉得烦闷不安,过了半晌索性整个人都潜进了池子里。

恰巧树精先生踱步而来,这一幕尽收眼底,不由得笑出了声,同样褪去衣裳的树精先生踏入了水中,终于让某只烦躁的小鹿露出了头。


   “……Ada你为什么跑过来了”


   “我不过来不是错过了一幕…好戏?”


—TBC—


我跟你们嗦不更文不是我的错我只是高三太忙orz

有空摸鱼我会更的!!!我不弃坑!!!!

所以可怜可怜我给点红心蓝手吧【你走】


评论(2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