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AM】巢

在森林里有这样的一个传说,森林的深处是魔女的住所,纵横交错的藤蔓是她的仆从,河流是她的双耳,以至于你踏入的这片土地都有着她的眼线。这听起来就像是什么深夜里吓唬孩子的话语,亚瑟没有想到这里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向导在即将踏入森林深处的边界时就抛下他一个人了。

“上帝啊,这不过就是个森林而已,到底是有什么东西让人这么畏惧?魔女?开什么玩笑,这都什么年月了为什么还有人相信所谓的‘魔法’。”

亚瑟无奈的摇了摇头,腕间的指南针并没有什么异常,只是从人们所谓的边界再往前,空气之中开始莫名弥漫开来一种湿润而又温热的气息。藤蔓又一次的被挥刀砍断,亚瑟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用刀子砍断拦在自己身前的遮挡物。它们就像是有‘生命’的。噢,它们当然是有生命的。亚瑟在默默的唾弃着自己。随着深入的方向而去,被绿色植被遮挡的这一切看上去像是在指引着什么,似乎除开这处在没有什么去路。亚瑟也只好跟随着这样的路线,太阳的光线透过遮天蔽日的绿色植被撒下一片斑驳的光景。光影闪烁之间亚瑟居然有了一丝熟悉的感觉。然而这里仿佛像是一个巨大的巢,这条道路就像是蛛网之上的纬线一般,然而此刻他却没有什么想要试图退缩的心情,谁知道巢穴里的是蜘蛛,还是无数的昆虫残骸而已。

  行进的动作仍旧在继续,每一脚的深浅不一带来枯枝被再次折断的嘎吱声响,密闭的环境中有一丝的诡异,过高的枝桠上看不清有什么的存在,然而地面却发出了不应有的布料摩擦地面的声响。亚瑟的注意力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过去——过高的枝桠上落着一个些许如同幻影一般的身影,黑色的长衣遮掩着他的身型,未能遮挡的脖颈之间留下一抹炫目的白。亚瑟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像是什么幼儿时代看的哪些故事里的情景。看不清那个人影背光的脸,光线却依稀洒进了对方灰蓝色的双眼,深不见底。

  要知道,所谓的传说不总是以讹传讹,通常来说人们的捕风捉影,总是可以莫名其妙的抓住些什么。森林里的巨大巢穴不属于魔女,而属于某个不老不死的魔法师,他将自己困在这里,彻底的放弃那些所谓的荣耀与忠诚,他像是盘踞在山顶的龙,固执的守卫着某些逝去的岁月。当青年的那张脸映入眼帘的时候,梅林第一次感受到了,在这些已然沉寂的岁月里,心脏的抽动。

  然而这当然不是他的他。

   看看这不伦不类的装扮,亚瑟王的灵魂也遁入了轮回,英雄也只不过是史诗里那些简单的唱段,显然对方也并不理解自己的出现,或者说,他早就不认识自己了。

  显然亚瑟并不知道对方心里这些个若有似无乱七八糟的想法,此刻的某种平静好像让开口变成了一件触碰灾难的事情,可亚瑟还是开了口。

  “我不相信有什么精怪,也不相信什么传说...你是谁?”

  “我?”梅林突然有点想笑,似乎是太久没有人和他说过话了,嗓音似乎都快不属于他了。

  “我?我就是你听到了那些传说里的,森林里的魔女...当然,传说不可尽信,我不吃人。还有,魔女是个称谓而已,也许人们天生就对女巫充满所谓的恐惧和敬畏而已..你呢?不相信这一切却又要闯入这里的飞蛾?我这儿可没什么光亮,一定要飞进我的巢?“

  “这又不是你的私人领地,我为什么不能来?”

  梅林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头,跳下了枝桠落在了地上,向亚瑟轻巧的行了个礼。相同的灵魂总是有着这么些许的相似,比如说是不讲道理,总是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这件事,真是一点没变。

  金色的双瞳一闪而过,犹如林中兽类一般的冰冷眼瞳,那是亚瑟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眼。梅林看着地上的人突然有一丝的难过,终究活在过去的那一个始终是他。林中枝桠缠绕着白色的祭坛,梅林曾经有着很长的一段时间沉溺于回溯过去的时间,圣物们或是淹没于时间的尘埃,或是损毁于他人之手。如今他怀里怀抱的这一个,倒是更像是昔日的影子。梅林甩了甩脑袋,把这样的念头甩了出去。手指触碰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却只剩下了唏嘘。

  当亚瑟再一次清醒时候,那个黑色的人影就只是站在他所能触及的另一段,交错的藤蔓遮挡着什么,而那个男人伸出了他手,在光影之间触摸的那座石像,以至于最后落下了一个亲吻。亚瑟突然感到了一丝惊恐,而梅林的目光此时又落在了他的身上。

“别怕,我知道你不是他,至于他是谁,刚才的梦境里你应当看到了。“

  如同置身其中一般的梦境可能就是如此的真实,好像连最后的剑伤都有着相同的疼痛感。太过于真实的感觉让亚瑟觉得此时此刻的一切好像都把时间回拨到了过去。

  “梅林?”

  “你放心,很快你就可以离开这里,让我看看你就是了。”

   梅林拢了拢自己的衣摆,如同巢穴一样的地方包裹着一切的过去,却再也决定不了半分的未来。梅林看着那张脸,突然觉得所有往昔都不过是为了今天这样的一面,仅仅是这样的一面就可以让他继续的把自己困在这里,不老不死的祝福或是诅咒,一切都不是那么的重要。

  “那个我如果是我,那我现在又是什么。”

  “你只是依旧拥有了亚瑟这个名字,至于你是谁?你是谁都可以。”

  “那为什么我还会出现在这里?“

  “还是那个所谓的俗套的命运,你愿意相信的话,那就是命运,一直以来,命运都是束缚你和我的不是吗?”

  亚瑟突然有些语塞,纷乱的记忆里他们确实不是第一次这样的见面,迷乱的树丛,魔女的巢穴,这也好像是无数次的久别重逢里的那一次。

  “可你还是在这里等着我。”

  “我总是在这里等着你,一如既往的——“

  魔女的巢穴总是幽深而宁静,它像是蛛网蔓延在这片土地上,谁要踏入他的领地总是要受到惩罚,然而深入其中的人也总是永远的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很快,没有人记得曾经有个冒险家踏入过这片禁地,森林里依旧是往日的沉寂。

  “你可以离开,我可从来没有想要留下你的意思。”

  “别这么无情啊梅林,每一次都是你的选择,为什么不来问问我的呢?”

  “问你?你这样的菜头从来不会有什么好的决定。”

  “可我觉得这样的决定没什么问题。”

  又一次的是岁月的流逝,金发的人总是会在某个特定的时刻来到这座巨大的巢穴,一如既往,像是奔赴约定那样的,从未缺席。

-END-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