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帕班】笔记

※食用说明

帕班主线

角色死亡

——

那是班伏里奥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淡红色的砖瓦透露出它应有的年份感,墙壁上的爬山虎将它包裹在绿色枝条的怀抱中,在太阳的光线之下看起来像是什么蛰伏着的巨兽。这是班伏里奥假期中的重要一站,他将会在这里呆上一个月,作为庄园临时的守护者。这座庄园幽深而有静谧,仿佛拥有着鬼片里的所有素材,班伏里奥甩了甩脑袋,把这样的想法从脑袋里赶了出去。

迎接他的只有纷扬的尘土和空气里的些许腐败的味道,费劲的推开了庄园的大门,扭头看到了中介公司的汽车离开,他突然萌生了一种逃脱的念头,手机显示显然这个地方的信号也算不上太好,班伏里奥开始思考自己这份工作的意义何在?

好在房子的内里并不像是它外表看起来那样的颓败,这是一个有三层楼高的建筑,两侧有着稍高一些的露台,院子里还有一个被枯枝败叶掩埋的池塘。就当是来度假,一个人住这样的大房子的机会可不多。同理,一个人进行这样的大扫除也是个不容易的机会。班伏里奥此刻几乎感受到了灰姑娘的后妈对于灰姑娘的恶意,人为什么要建这么大的房子还不找人打扫呢?噢,可能现在有人了,这不就是自己吗?

当班伏里奥开始屈服于这个事实的当口,他已经打扫到了第三层楼,勤劳的班伏里奥当然会把每个房间都打开看看并且打扫干净,当打开这间房门的时候,班伏里奥关上了它。冷静,班伏里奥,不要在意你刚才看到的场面,没有关系,大概只是个幻觉。

于是他又打开了那扇门,可能现在他没有办法欺骗自己了,木质的书架发出了独有的味道,来自于印刷产生的墨水味道和长期没有透风而产生的书页吸满了水汽的味道充斥着鼻腔。上帝啊,这样的图书室要怎么收拾?

事实证明不过就是打扫房间而已,管他是什么空旷的房间还是满是图书的图书室都是打扫而已。一本本书籍被拿了下来,清理干净,再放回原位。也许是无端的好奇心,又或者是那个纯白色的封面实在是太过于引人注目,鬼使神差的,班伏里奥将那个笔记本来了出来。

房间的灯光有些昏暗,纯白色的封面染上了几分暗色,他开始仔细的打量这个厚厚的本子,皮革制的封面让他看起来十分的精美。也许好奇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本能了,他打开了这个本子。

世上哪有这么多的潘多拉魔盒,不是每个盒子的开启都会带来这样或是那样的恐惧。

那是一本日记。泛黄的内页昭示着它年代的久远,某些氤氲开来的墨水让它看起来十分神秘,虽然也没有什么可以说是神秘。

“我在那场舞会里看见了他。”

“真奇怪,蒙太古家的人总是这样吗?”

班伏里奥突然跌入了某个奇怪的梦境里,他在梦里醒了过来,被另外一个紫色的身影从地上拉了起来。

“好班尼,你怎么在路上睡过去了,是惹怒了那个小姑娘把你赶出来了?”

那张脸看起来熟悉,却又仿佛有种陌生的感觉,但一切都好像过分的顺理成章。

“ 快别说了茂丘西奥,我从来都是讨姑娘们欢心的那个,说是你被赶出来还差不多。”

“你要把茂丘西奥弄哭了——快去找上罗密欧,我们一起去卡普莱家的舞会!”

那个舞会好像是什么被扭曲的场景一样,班伏里奥觉得这个梦好像真实得就像是过去,他记得那双在人群里看到的眼睛,却又不真切的在几次旋转之间丢失它的踪迹。

我明明只是个不速之客而已,班伏里奥这样想着。

班伏里奥在最后一次旋转之后睁开了眼睛。

——这不是他的房间。他在花园的露台醒过来,身上的薄毯散发出一股腐败的气味,他近乎嫌恶的把毯子推开,白色的本子稳稳的躺在他的怀里。

“我知道朱丽叶并不可能爱我。”

“可是她见到了谁?又爱上了谁?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爱情的火焰。”

班伏里奥记得那个姑娘,羞怯中又十分的明艳,那个舞会也是因她而起,奇怪的,班伏里奥觉得自己的脑子里仿佛被塞进某些无用的碎片,他想要再睡一觉。

事实是,梦境大约不允许他拥有什么更好的睡眠。他在喧闹中又一次睁开了眼睛,他似乎是在不同的街角睡去,然后醒来。身上的蓝是他平日里从来不会触碰的颜色。

人们小声的传播开来的消息,罗密欧于朱丽叶相爱了。

可是他们如何能够相爱?仇恨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鸿沟。

爱人们把爱情当做桥梁,又有谁能阻止相爱的心靠近。

班伏里奥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白色的影子,她在舞蹈,诡异却又瑰丽。她的眼睛像是无神,却又深不见底。

班伏里奥又醒了过来,这一次他在庄园的阁楼,他看到了一条落满灰尘的裙子,像是嫁衣,看起来很是精美的模样。他站了起来,笔记又扑通的落在了地上。

“我最后还是得到了这个机会,我要迎娶她。”

“冠以埃斯卡勒斯的姓氏,只会让她更加尊贵。”

班伏里奥突然看到紫色的身影倒下,不详的白色将他拥抱在怀里,血液透过衣衫染成艳丽的花。

他看到罗密欧。

那把小刀。

班伏里奥又一次失去了意识。

班伏里奥又一次在不同的地方醒了过来,旋转的楼梯产生出一种迷幻的感觉,仿佛他还在另一个迷宫里没有走出来。

他突然明白了他见到的白色,人们沉浸于生命的逝去,却又紧锣密鼓的准备下一场婚事。

他看见朱丽叶嘶声力竭的大喊着不,却没有人真的尊重她的选择。

他在第二日听到丧钟,一切避无可避。

他沉溺于这个梦境,即便一切看起来并不是什么梦境,他在另一座城见到他的兄弟,即便是不再富足自由的生活也让他无法割舍他的爱情。

“快告诉我,维罗纳怎么样,朱丽叶她还好吗?”

“罗密欧…”

“朱丽叶她死了…”

他看见那抹白色缠绕上了飞奔而去的那个人,一切都好像是命运的一个玩笑。

锋利的刀刃又一次刺入了另一个人的身体,刺目的红色又一次刺激着班伏里奥的神经,倒在地上的那一个,那双眼睛,班伏里奥的心不自觉的抽痛。

终于他看着自己在这个世界里失去了一切。

班伏里奥在会客厅的地上醒了过来。头疼的感觉让他感受到了生命的真实,然而一抹白色的衣摆却开始让他怀疑自己的真实。

“别怕,班伏里奥。”

那个人先开了口,反而让他彻底的清醒过来。

“帕里斯?不,你应该死了,在那个梦里。”

“你真的管那个叫做梦吗?不觉得它似曾相识,不觉得它就与你有关?”

“就算它与我有关,那也是个梦而已。”

“世界上哪有这么多巧合,还有梦境。”

那个人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那双眼睛里满是一种贪恋的怜惜。冰冷的指尖触碰着他,却带起了一种名为思念的莫名情绪。

“那是谁,那是我还是另一个班伏里奥?”

“那也是你,你忘记了而已,但你仍然找到了我。”

“可我又为什么要来找你?”

“班伏里奥,你相信后知后觉的爱情吗?”

那个亲吻终于还是落了下来,甜蜜而又冰凉。

他最后还是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帕里斯看着那张脸,满足而满意将他带进了庄园的深处。

这里从来都蛰伏着恶魔,违背着神灵。

死亡是一场新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