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TL】梦里不知身是客③

对的我又来更了√

总觉得一写瑟爹我的痴汉属性就暴露了_(:з)∠)_

————————

Thranduil突然发现,自己的儿子总是在有意无意的躲避着自己的目光,虽然内心很是疑惑,奈何两人如今的疏远,也只能按耐住心中的情绪,暗叹一句,他长大了。

  是的,百年的时光流转,Legolas早已不是在自己庇护之下的雏鸟,他在一点点的强大,总有一天会张开羽翼,飞离这片密林。只是这样的心思,Thranduil都会有一种失落感,如同坠入深涯,无能为力。

  Thranduil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身为王者,他更加喜欢胜券在握。于是他开始刻意无视Legolas的存在。

  当风吹过山林苑囿,树叶离开了枝头,Thranduil很烦躁,他的绿叶,他的珍宝,是不是也会飘落远方,再也不回来了。他坐在王座上,一如既往的是那副深不可测的模样,思绪却早已飘远,自从妻子离去之后,Thranduil很久没有过这样的失落感,他很清楚这是为什么,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在晚宴上没有见到Legolas,Thranduil的心突然漏了一拍,即便知道Legolas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牙牙学语,走路摇摇缓缓的小童,他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Thranduil慢慢陷进了自己的王座里,看起来还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只要他坐在那里,就是辛达永恒闪烁的光辉,黑夜里的灯火衬得他的面容犹如刀削一般,似乎他就是那样不食人间烟火。然后他的心很乱,百年以来未曾有过的感触在这一刻将他的心紧紧束缚,他很清楚那是什么,近乎难以置信,他不曾想过自己会爱上自己的儿子。是的,那是爱。

  那一瞬间Thranduil觉得,这是梵拉对自己开的玩笑,赌气一般的饮下一杯佳酿,那种醇厚而浓郁的味道,以及从整个食道传来的灼热感,才让他有那么一丝释然。

  “爱,有什么不对呢?”他不自觉的喃喃“何况他本来就该属于我。”

  世间大概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阻挡Thranduil所认定的事情,这是身为王者的骄傲,他没有过多的纠结,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那么我的Legolas,你会爱我么?”

——————

接下来就是父子磕磕碰碰的反复试探了嗯…

论两个傲娇【划掉】高贵的精灵的兼容性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