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帕班】月夜

【帕班】月夜
※角色死亡
※我说这是卷二作文来的梗你们信吗我觉得我跑题了(。)
※ooc是我的
※一发完

   维罗纳的夜从来都不够寂静。

  仇恨和鲜血被掩埋在夜幕之下,只有在夜空之下,才有这片刻的自由。夜空之中白色的身影从未离去过,那白色是什么,或许是月光,或许是死亡,或许是圣洁的爱情。

   帕里斯第一次见到那张面孔时,那双褐色的眼睛十分动人,面具遮住了那个人的大半张脸颊,然而那双莫名游离的眼睛却引人注目。他是这场舞会里的不速之客之一,茂丘西奥跳脱的影子落在眼里,帕里斯就清楚的知道他应该是谁了。舞会的主角自然而然的也不是他们,几个回旋交错之间,那个人便失去了踪影。

  他当然知道他是谁,当那个视线落在身上的时候班伏里奥就有察觉。偏偏也就是那个对上那个视线的时候他莫名的有些窘迫,却又没有错开。欣赏一切的美好总是令人愉悦,班伏里奥这样告诉自己。

  在乐曲落下最后几个音符的时候,他们还是在拐角相遇了。或许只是因为眼神相触,又或许是,他们本质都是同样的人。谁还不知道班伏里奥呢,那个蒙太古,即便是卡普莱的姑娘也会对他心生好感,温柔的班伏里奥,永远都微笑着的班伏里奥。

  而帕里斯呢?这个高贵的埃斯卡勒斯比起茂丘西奥可以说是毫无劣迹,温柔而血统高贵的男人,大约是完美的情人,也会是最好的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

  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只是在那个夜晚里,没有人再见过帕里斯的踪影。

  直到那个夜里,班伏里奥才又一次的与帕里斯面对面的相见。

  在茂丘西奥的葬礼上班伏里奥远远的看见过他,白衣的人像是和这一切没有关系一般。不,他当然和这一切密不可分,即便他是最置身事外的那一个,维罗纳也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也许他应该感到愤怒,班伏里奥这样想着。两位挚友一位离开人世,一位被放逐他乡,这与他没有关系吗?  不,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帕里斯就站在那里,眼睛里充满了某种悲悯看向他,却也堵住了他的去路。

“你应当走开,我要去通知我的兄弟,他的挚爱离开了。”

“离开的可不仅是他的爱人,也是我的未婚妻。”

  班伏里奥头一次感受到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心痛,白色的月光洒满了他们,却有好像是某种奇异的分界,将他们永远的分开。

“那我又能说些什么,朱丽叶为什么会离开,她只是不愿意嫁给你。让开吧我的朋友,让我去通知我的兄弟,他应该回来,他应该见见他的爱人。”

白衣的人发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叹息,偏过身体让出了去路。却在那片衣摆彻底消失于夜色之前拽住了他。

那是班伏里奥第二次贴近这个男人,那双眼睛里的痛苦让他觉得没由来心痛与颤栗。温热的呼吸紧贴着他却仅仅也止于如此。

那个吻始终没有落下来。

夜幕里落荒而逃的,不只是一个人。

他终究还是放任了他的离去,帕里斯在朱丽叶的墓前放下了鲜花,也许这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缅怀,卡普莱家最娇艳的玫瑰枯萎了,因为那一份爱情。直到血肉被剑刃刺破割裂的时刻,帕里斯才突然的感到了后悔。

他永远都无法触碰他的爱情,无法掩饰,从未开始过的爱情。

他们交换过一个亲吻。

在那个昏暗的拐角里,卡普莱家的宴会还没有结束,对方突然的欺身也让班伏里奥吓了一跳。柔软的触感和对方莫名迫切的动作在他的心里重重的刻下了些什么。亲吻对于班伏里奥来说并不陌生,每一个属于维罗纳的夜里,他的身侧永远都有这样那样的人,姑娘们会在亲吻里融化成一汪温柔的水,而偶尔的来自于男士侵略性的吻也会让人印象深刻。

  可都从来不同于这样的一个亲吻,仿佛有某种情绪汹涌着,一瞬间的触碰,然后不断的肆虐。

  当在那个午夜梦回的时刻,班伏里奥抚摸着自己的嘴唇,有无数种可能在脑海里闪过,最后都不过归于沉寂。

  维罗纳的孩子渴望爱情,而爱情也已经又一次的降临维罗纳,仇恨仿佛是昨夜狂风骤雨,已经消散无踪。

  又是一个夜晚,女人温暖而柔软的躯体仿佛是最后的慰藉,然而这又有什么意义?班伏里奥这样思考这一个问题。白衣浸透了血液的画面永远的刺目,那是比起卡普莱的红色更灼烧与人的颜色。身下的情人看出了他的恍惚,温柔的亲吻也无法再将他拉回这一切,他只能落荒而逃。

  那个白色的影子在他的心头萦绕着,像是藤蔓攀爬卷满了栏杆一般,这颗心早就已经深陷其中。

  班伏里奥无数次的反问自己,究竟是什么让他就这样的留在了这里。他无法愤怒,也无法憎恨。维罗纳似乎没有了他的去处,在幽暗的夜色里,冰冷的墓碑似乎也有了几分的温度。班伏里奥在回想着那个男人,莫名其妙的相遇,让他们在一个同样不可理喻的节点开始一切。然而班伏里奥的心属于了帕里斯,帕里斯的心又属于谁呢?

  班伏里奥甚至有些不太明白这样的情感究竟由何而来,就像是罗密欧爱上了朱丽叶那样,也许只是那个夜晚里男人转身时的白色衣摆,如同某种暗夜里的光,飞蛾不仅仅会扑向火焰,同样也会靠近光明。 

他开始辗转反侧于同一个梦境。

帕里斯的眼睛里没有了痛苦与愤怒,留下的只有他温柔的眼神,他在注视着他,向他伸出了手。那是一个邀请的姿态,然而这一次他却没有带上他的面具。

  蓝色的衣摆像是盛开的花,蝴蝶扑闪的翅膀,班伏里奥跟随着他迈开步伐,在每一个节点旋转着。

他不明白于这个舞蹈的意义,然而却不断的迷恋于对方的眼神和这一切带来的满足感。即便这是虚幻的,班伏里奥很清楚。可是班伏里奥不想拒绝他,只是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不停地旋转着。

药剂的味道总是不会让人喜欢的,而花朵的香气也总是令人沉醉。班伏里奥这样想着,朦胧中,他又一次牵住了他的手。

这一次, 舞曲再也不会有停滞的时刻。而爱人们,也终于依偎在维罗纳的夜风之中。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