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深不知处。

微博:一只懵逼的精
山中不知岁月老。
我本戏中人。

【全员向/法罗朱】纪念日

※食用说明

帕班:商业双人组

罗朱:私奔小情侣

提球:不打不相识同居组

——

人活着总是需要一些仪式感的,毋容置疑。

班伏里奥突然醒了过来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一阵唏嘘,这是第五个年头了,时间过得很快,身边的床是空出来半张的,这是熟悉也不熟悉的,关掉了床头的闹钟,在洗漱的时刻他开始思索。

时间到底可以把人打磨成什么模样?

班伏里奥还记得一开始的那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是学生,只要是空闲的时候总是会黏在一起,即便是年长的爱人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总的来说还是两人相处的时间更多。

早晨的八点,班伏里奥准时的开车向着熟悉的路线行进。没有人可以把每一天都过得像热恋,他告诫自己。手机的屏幕一直没有亮起来过,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爱人或许确实是没有空闲搭理自己的,素色的戒指早就和血肉融合成了一体,就好像婚姻和时间一起,把爱情逐渐变成了一种更加复杂的情感,包裹着两个人。也许是好的,也可能是坏的。

——

同样的早晨却或许没有这么的安静。

略带欢快的曲子同一时间的从播放器中出现,面包被加热过散发出来的香气弥漫在整个房间里,罗密欧是这样的醒过来的,也许没有人能够把每一天都活得仿佛热恋,却可以在每一天里都捕捉到热恋的气息。

果酱是自己喜欢的,就连最简单的一杯水都是符合自己心意的。

谁说被宠溺的孩子就不知道该怎么去照顾别人呢?

“明天的早餐就轮到你来准备了——”

“当然!”

甜蜜的吻存在于每个日夜,却从来都不会让人觉得厌倦,或许公共交通会浪费更多的时间,但是相互牵手的感觉总是让人迷恋的。

“我们晚上见。”

——

也许每个早晨可以是不需要早晨的。

提拔尔特看了看还在熟睡的家伙一如既往地的轻手轻脚的起来,三明治和牛奶放在床头柜,为了避免某个家伙饿死而已。在离开之前还是被床上的人拉住,送上了一个算不上火热却缠绵的吻。

虽然茂丘西奥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提拔尔特突然觉这个人好像还是像是一开始见到的时候那样的讨厌。然而低头亲吻他的动作却还是没有停下。

谁又知道什么是爱情?没有哪个人是被上帝落下的。

——

中午十二点。

班伏里奥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简单的工作餐点吃起来并不会让人有什么太大的起伏,手机一闪而过的亮光才让他的思绪走了回来。

然而并不是他。

班伏里奥突然觉得有点疲惫,这其实不过是家常便饭,两个人的联系并不只是这样,但是人总是会不自觉的去期待更多的关心——尤其是曾经的如胶似漆过后,即便热情一一散尽,很多时候的一点关怀还是令人甘之如饴。

我当然是想他了。班伏里奥无奈的想。但是我没有理由让他回来。于是手机再度被搁在了一边,文件翻动的声音盖过了一切。

——

“叮——!”

微波炉的提示音响过以后才让分心的人回过神来,饭盒打开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些东西,有时候罗密欧在想,自己到底是得到了哪位神明的垂怜才会拥有这样的天使一般的女孩儿。

他满足的把吃食塞进了自己嘴里。噢,上帝啊,我的朱丽叶总是这样的善解人意。

手机的提示音响了起来,罗密欧觉得自己大约是世界上最幸运的那个人。

“晚上来接我吗?”

“当然,晚饭让我来订吧?”

“好人儿,那我就跟着你走吧——”

——

提拔尔特把最后一份档案放进了柜子里。

这其实不是什么复杂的工作,甚至不属于他的主职,当然,如果天天都像个上班族一样的忙碌,那么也许他该怀疑怀疑他的能力了。

茂丘西奥的电话来得很是时候,他自然的坐在了办公桌上接了电话。

“我亲爱的猫王子——这个牛奶还真是一如既往地难喝,让我想想,晚上我会在警局门口等着你…”

他几乎可以想到对方是如何懒散的趴在床上拿着那半杯牛奶满嘴奶渍对着电话也一副不正经的模样。

“你最好不是什么恶作剧,虽然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我的天啊,提拔尔特,亲爱的,你还要报复回来吗?”

略带刺耳而又肆意的笑声充斥着耳膜,提拔尔特突然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的厌恶他了,谁知道这是什么感觉,仿佛是黑白的世界里砸进了一桶油彩。

“闭嘴吧…晚上见。”

——

晚上十一点。

班伏里奥一如既往地是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他看着所有的光线都暗淡下去,再一步一步的走到电梯口。电梯在不断的下降,他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己的心也在沉下去。

这不过也是稀松平常的一天。

班伏里奥走到了自己的车前,头也不抬的打开了车门发动了车子。手机依旧没有什么动静,以至于他就这么一言不发的回到了家里。

房间依旧是黑暗的,班伏里奥伸手去触碰开关,却被拉进一个怀抱里。

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里。

“我回来了,班尼,抱歉,我刚下飞机就赶回来了。”

“帕里斯…”

“结婚纪念日我可不能错过,虽然这个时间也没办法有什么庆祝了。”

灯被打开了,眼前的爱人又一次的跪在他的面前亲吻他的手指。

“不管时间有多久,这个誓言不会被打破,我爱你,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

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太晚,朱丽叶开心的拉着罗密欧两个人在街上游荡。其实双方的父母早就默许了一切,然而自由的滋味实在是太过于美好,他们不愿意回到过去的樊笼。

罗密欧像是变戏法一样的将一大捧玫瑰塞进朱丽叶的手里,恋人的笑容从来都是最甜蜜的糖果。

“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闭上眼睛,我带你去。”

“还有什么?我的好罗密欧,你知道的,花就够了。”

朱丽叶还是乖乖的闭上了眼睛,任由着罗密欧把她带进了另外一个房间里。光线的变化总是会让眼睛有最直接的感受,她拉着恋人的手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条素白色的裙子,却在灯光底下折射出略微闪耀的不同颜色。

“这是我为你画的…学校的朋友们帮我一起做了出来。”

“我们没有好好办过婚礼,你也没有好好穿上过一次婚纱。”

“我的朱丽叶,你再嫁给我一次好吗?”

朱丽叶看着眼前这个即便是到现在在她面前还依旧像是第一次见面那样的青涩的男孩,拉起来他的手,十指相扣。

“我从来不在乎那个,至于这个嘛…你当然知道答案啦。”

——

提拔尔特在警局门口抽了支烟,香烟还没有燃尽的时候,某个熟悉的身影就风风火火的闯了过来。即便是在夜色之下墨镜也没有从他的鼻梁上离开。

矫揉造作。提拔尔特不自觉的想,把香烟踩在地上留下了一抹黑色。被抓住手腕的瞬间就想要反击和挣脱。对方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里满是戏谑。

“在这里打架可不好吧,猫王子?”

“跟我走吧…让你看看什么叫做不算好事。”

那是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提拔尔特其实非常讨厌这样的地方,过于的放肆和吵闹,习惯的他坐在了某个更加偏僻的卡座中间,却能清楚的看见舞台。茂丘西奥天生的夺人眼球,在台上的他从来不缺追捧,他像是懂得该如何燃起每个人的欲望那样。

提拔尔特不自觉的将一整杯冰水一饮而尽,那双绿色的眼睛始终在他的眼前晃动着,以至于乐曲结束,人声鼎沸的时候,提拔尔特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话筒里传来了那个人从来都带着放肆的声音。

“安静,安静些。”

“你们都爱我,我当然知道。”

“可是,谁又能让茂丘西奥停下他的步伐呢?”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的欢呼,而那个台上的人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张有些冰冷却令人着迷的脸庞。

“提拔尔特,我亲爱的猫王子——”

“你愿不愿意收留这个可怜的小茂丘西奥呢?交换誓约的那种——?”

疯子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是疯子,有的时候他们比任何人都更加清醒。

人生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日子,总是在不经意之间被赋予他特殊的意义,而仪式感又有什么不好呢?每一个清晨到结束,到下一个同样的日子的到来,都是一场奇怪的冒险。







评论

热度(23)